您的瀏覽器不支援script
科技部國際合作簡訊網
回首頁  意見信箱  English  科技部科教國合司  連結到科技部
  新聞剪影
  專題報導
  科技短訊
  科技政策
  科技新知
  學人及社團活動
  求才專欄
  合作機會
  科技臺灣
  歐盟科技報導
  相關網站
科技新知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文章轉寄文章轉寄  回上一頁
小心谷歌的意圖
作者:駐加拿大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科技組 現職:駐加拿大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科技組
文章來源:WIRED雜誌2018年2月
發佈時間:2018.03.28
各地方政府不可盡信谷歌(Google)母公司Alphabet所提,在與地方政府合作基礎建設時,他們只想助一臂之力的發言。
作者:蘇珊•克勞福(SUSAN CRAWFORD)

  10年前,芝加哥市政府將該市停車碼表(parking meters)業務交由一群民間投資者負責。當時市府官員將此一交易喻為雙贏的創意。芝加哥市政府與其簽了75年的租約,以一次獲取一筆大量現金,以救市庫缺錢燃眉之急。但事實上,芝加哥市政府獲得現金卻遠少於停車碼表費的收入—約少10多億美元。在即將發表的一篇文章中,西北大學法學院(Northwestern Law School)教授史坎金巴克(Max Schanzenbach)及舒克德(Nadav Shoked)指出,市政府簽訂了這麼一個壞交易而不用負責,部份原因就是因為它是一個市政府。史坎金巴克及舒克德表示,如同芝加哥監察長辦公室當時所指出,如果一間私人企業為了短期財政紓困,而未考慮長遠影響,簽了像芝加哥市政府那樣的壞交易,該公司會因職責疏忽而被告進法院。公私機構間的差別似乎不大,但鑑於市政府為籌基建經費而與私人公司有愈來愈多的來往,市政府有必要明列它對市民的責任義務。
  去年秋天開始,多倫多市政府因與屬於Alphabet的人行道實驗室(Sidewalk Labs)進行了一項交議而引起爭議。據報導,此交易將賦予該實驗室權利去開發一塊位在多倫多市,的12英畝碼頭區。此一構想允許該實驗室在此一區域內蒐集用水、空氣品質,到碼頭區未來人口研究等資各項資料,並將其運用在經營能源、交通運輸及所有其他系統。成群的感應器將設於建築物內外及街道上,持續監控與調節。但多倫多市政府最近透露,此一交易已令市府陷於困境,因為一間非營利開發公司,與谷歌達成一項交易,而市府本身似乎並不知道這件事情,這引來了許多爭議。現在情況似乎變得很糟:雖然交易細節並未公布,但谷歌表示,既然計畫過程費用由其支付,除非市府保證谷歌能夠獲得符合其利益合約,否則它將終止對此計畫的資助,而所謂符合谷歌的利益,則是指包括將多倫多實驗計畫擴展至12英畝碼頭區以外的地區。
  多倫多市府如同當初的芝加哥一般位居下風,但多倫多市府仍有機會避免谷歌參與都市規劃所帶來的長期風險。約20年前,當多倫多市府決定開發湖濱東區時,大部份的土地屬於市府、安大略省政府及聯邦政府所擁有。為使此區順利發展,政府給予多倫多湖濱公司(Waterfront Toronto,為一間非營利機構且設有民間董事會)制定此地區振興計畫策略的權力,但保留與政府擁有地有關各項合約簽訂的權力。多倫多湖濱公司因此在去年秋天於市府不知情的情形下,與谷歌達成了交易框架,從而引發議論。
  市長及市議員們喜愛前瞻想法,而在資源有限的情形下,他們很樂意與光鮮亮麗又免費的事情扯上邊。人行道實驗室至今公布的設計及藍圖包括了既有規劃又環保的建築、小企業和市民歡樂共處的景像,及生動、綠樹成蔭的小公園等,確實很吸睛。此事的爭議性確實很大。人行道實驗室負責人,紐約市前市長達克多洛夫(Dan Doctoroff)告訴媒體,谷歌計畫改善城市生活品質,而碼頭區計畫就是一個實驗計畫。據達克多洛夫的說法,谷歌的系統可以透過無所不在的照相機及天線,增進民主。
  事實上,谷歌在一份秘密框架協議中已同意斥資1000 萬元制定一項市府及其他政府單位最終須同意達成有利於谷歌的協議計畫(谷歌確實需要多倫多碼頭區的實驗,以便今後能擴大規模,符合谷歌公司的成本效益)。在所有媒體報導都令谷歌處於有利之地的同時,多倫多市政府卻為此事疲於奔命。上週,多倫多市議會獲得一份報告,確定多倫多市政府對多倫多湖濱公司的所為並不知情,市議會因此要求多倫多湖濱公司在計畫過程中,應知會市府資訊部主任及轉型辦公室主任。
  在許多話題當中最關鍵的問題是,谷歌從民眾使用其產品的習慣中,已經蒐集到大量的資訊,但其並不想與多倫多市政府分享此一資料。(的確,多倫多市政府可能也不想要這些資料,因為它涉及在民眾要求下,市府必須公開這些資料的風險。)目前並不清楚多倫多市政府能從其與谷歌合作關係中獲得多少有用的資料,但谷歌卻能從中獲得包括能源使用、大眾捷運系統效率、緩解氣候變遷策略及社會服務遞送模式等有關城市生活的有用訊息,將來可再將這些資料賣給全世界的城市,包括多倫多市政府自己。
  任何一個美國城市委請巨型科技公司裝設物聯網時該思考的中心問題是這是否對維護該市聲譽及長期信譽有益。當公司與政府進行交易時,公司的董事都有一系列的信託義務:監護的職責,忠誠的職責,公開透明的職責。「做為一個信託人」的另一種說法就是「做為一個好管家」。信託人需經常將他們機構的長期利益存於心中。從歷史的觀點言,城市也是公司,現今許多美國城市會有類似公司的章程,臚列它們的職權。當一個城市在民間市場上販售得自其市民的資料,甚至只是間接販售,都有可能遭到訴訟,但如果是基於「治理」,則可能可以免於訴訟,正因此,對於一般公司所要求的監護,忠誠及透明職責也應適用於城市政府。
  每個城市的文官對市府與類似谷歌這樣的公司進行龐大物聯網交易應該都有很大的憂慮,因為這些交易協議在未來數十年的負擔,可能會超過市政府從這些交易中獲得的短期利益。有一天,市民會對這些與科技公司達成的交易產生極大的反彈,如同芝加哥市民對停車碼表交由民營的憤怒一樣。到那時候,現職的市議員們將已退休,而城市將信譽盡失。這將使得城市—目前在美國還是最受信任的政府—更難處理棘手的問題,如廉宜房屋,流浪漢,氣候變化,及其他它們每日面對的城市問題。
  為了避免這些法律責任,市政府在簽訂這類合約時,應該證明已做過功課,了解優先要務及價值上應保持明確及一貫,而不是被像谷歌這樣的公司牽著鼻子走;並應公開辯論這類計畫的長期利益;及至少限制像谷歌這樣的巨擘使用民眾資料的權限。多倫多還有機會從現在開始就這樣做。

https://www.wired.com/story/sidewalk-labs-toronto-google-risks/
TOP
Copyrightsc2003 Department of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nd Science Educ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科技部科教國合司 版權所有
隱私權宣告 ● 版權宣告  最佳瀏覽解析度1024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