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不支援script
科技部國際合作簡訊網
回首頁  意見信箱  English  科技部科教國合司  連結到科技部
  新聞剪影
  專題報導
  科技短訊
  科技政策
  科技新知
  學人及社團活動
  求才專欄
  合作機會
  科技臺灣
  歐盟科技報導
  相關網站
本月專題報導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文章轉寄文章轉寄  回上一頁
科學界呼籲大眾「為科學遊行」
作者:駐法國代表處科技組 現職:駐法國代表處科技組
文章來源: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期刊
發佈時間:2017.06.05
起初只是一則張貼在網路論壇上的訊息,沒人預料到最後會變成大遊行。2017年4月22日,華盛頓及全球其他54個國家共514個城市舉行了「為科學而遊行」的活動。其起源和目標為何?

2017年1月20日,就在婦女遊行前夕,Rdeeit網路論壇上貼出了「科學家應該在華盛頓遊行」這段話,隨後成為美國史上最重要的集會之一。訊息貼出一週後,與此相關的臉書網頁(Facebook)和推特帳號(Twitter)吸引了上百萬的支持者,「為科學遊行」(March for Science)就此誕生。這個運動起初是對美國新政府科學政策的直覺反對,之後演變成大型公民運動,目的是要捍衛並提升科學在社會上的地位。此一訴求不僅局限在美國。如同其他重大歷史事件,這場遊行從國會大廈(Capitole)對面的國家廣場(National Mall)出發,當天在美國其他地方和全球各地也都有遊行,時間就選在2017年4月22日世界地球日。

捍衛科學研究
美國新墨西哥大學人類學博士生Valorie Aquino是第一批加入網路社群的成員,目前是「為科學遊行」委員會的三個共同領導者之一。她對這場遊行引發的熱烈迴響感到驚喜,並在一系列的集會與記者會上解釋:「不可思議的是,這項運動結合了全世界的志願者。大多數的人未曾謀面,因此必須有效協調觀念和想法極為不同的人。這些參與者也跨越了許多時區。」
美國在今年3月公布的第一個預算版本中,刪減了許多研究計畫的經費,負責地球觀測衛星的美國海洋暨大氣總署(NOAA)和制訂環保與公共衛生規範的環保署也無法倖免,這些都加強了參與者走上街頭的決心。
Valorie Aquino表示:「刪減研究預算為美國的科學研究和科技創新帶來災難性的停滯。新政府無視這些研究在生活、社群和經濟中扮演的決定性角色。」盡管如此,他們並不希望這場遊行變成對抗政府的示威活動。

超越黨派的一致陣線
這場運動的組織者致力化解不同黨派之間的歧見,並於官方網站列出基本原則:奠基於事實的規範、尊重科學社群的多樣性、資助科學研究的重要性。但他們有更廣大的目標,亦即打破科學家在象牙塔內故步自封的印象,讓大眾有機會接觸科學研究活動,並向民眾解釋科學發現如何改善我們的日常生活。組織者希望「為科學遊行」不但是一場遊行,也能藉此讓科學家與大眾接觸。Valorie Aquino進一步說明:「我們將在國家廣場搭起帳篷,進行教學活動。參與者皆受邀加入接下來幾天和幾個月的教學活動。」她欣喜地表示,這場遊行獲得國內許多科學協會和大學的支持。
美國科學促進會(AAAS)是首批加入這場運動的機構之一。這是全球擁有最多會員的組織,也是著名的《科學》期刊(Science)發行者。主席Rush Holt興奮地表示:「我們很快就瞭解到這是一個獨一無二的機會,可以讓我們向大眾解釋為何我們需要科學。這場遊行將在幾天內變成實驗室、大學與研究中心的談話主題,全世界的科學團體已經加入此一對話。這是研究員多年來首次離開實驗室,走上街頭。」Rush Holt指出,美國總統的反移民政策為科學研究帶來不利的條件。就在美國科學促進會於2月22日在波士頓舉行國際會議前幾週,美國總統簽署了第一道移民法令,限制多個國家的公民進入美國領土。Rush Holt認為:「如果我們希望科學進步,我們就應該捍衛能讓科學進步的條件。如果移民法令影響了科學家的合作能力,受害的會是科學與人們的生活品質。」

對「事實」的危險質疑
雖然研究經費問題被提出,Rush Holt仍感謝運動組織者沒有將這個議題作為關注的焦點。「我們要避免非科學家的大眾認為,研究員只是想利用這場遊行來保護自己的利益。」
事實上,科學面對的危險更嚴重、更立即。Rush Holt表示:「科學研究的預算限制越多,或是限制某些國家的人進入美國,這幾年來出現的趨勢就越令人擔憂:科學家終其一生都在追求事實,但有人卻認為我們可以無視事實,所有的意見都有同樣的價值,然而科學家相信,透過檢驗,我們可以發展出改善人類生活條件的知識。經得起科學驗證的事實和意見是截然不同的。關於氣候變遷、疫苗注射或所有公共衛生和社會保護問題,都應該以經過科學程序確認的事實為基礎。但是現實生活並非如此。越來越多的措施不僅沒有經過事實確認,反而刻意與事實背道而行。這是非常嚴重的。」

號召全球響應
如果這個現象帶來特別的影響,那麼否定科學事實、在社會媒體中散播「假新聞」,就不是美國特有的現象,其後果在世界各地迅速引發爭議。德國「為科學遊行」的共同召集人Tanja Gabriele Baudson解釋:「所謂的『另類事實』在世界各地越來越被接受,成為社會論述的基礎,對科學造成直接的威脅。當我們把科學事實視為單純的意見,科學就會喪失影響力與引導其前進的力量。」「為科學遊行」預計在德國20個城市展開,多個學術社團皆公開表示支持,其中包括五名諾貝爾獎得主。德國宏博基金會(fondation Humboldt)發言人Georg Scholl指出:「我們擔憂的不是研究經費,也不是環境政策。我們支持這場遊行的理由是希望社會大眾更理解科學,並對抗否定科學的力量,例如始終試圖拓展其影響力的反疫苗注射運動。」如同在美國、法國和英國,部份理論把預防麻疹、腮腺炎、風疹的三合一疫苗(ROR)和自閉症關連起來,讓某些德國人懷疑免疫療法的好處。
在法國,「為科學遊行」將於20個城市舉行,由一群研究員在《世界報》(Le Monde)論壇上簽署發起。共同簽署者暨「為科學遊行」法國組織委員會成員Arnaud Saint-Martin解釋:「我們對於在美國和法國發生的事情感到憂心。我們都會受到政治變遷的影響,我們也認為過於強調創新可能會扼殺了基礎研究。」他是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CNRS)的研究員,也是凡爾賽大學(UVSQ)的社會學家。雖然「為科學遊行」是一場公民運動,但是包括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原子能暨替代性能源署(CEA)、國家衛生暨醫學研究院(Inserm)等主要研究機構也都加入這場運動。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主席Alain Fuchs強調:「妨礙科學家進行研究、阻礙傳播研究成果,這些都違反國家利益,因此我支持這場公民遊行。這場動運一開始由我們的美國同僚發起,他們堅信知識與科學進步是民主社會的基石。」
科學家利用科學研究的價值來對抗謊言和被扭曲的事實。Arnaud Saint-Martin認為:「一切都建立在研究員的獨立性、教學自由和科學自主性。與其他國家相較之下,法國在這方面較有優勢,但我們不應該降低標準。」他和美國同僚一樣,都非常希望實驗室以外的人能參加這場遊行。「我們的主要目標是把全世界的人集結起來。組織委員會裡有學生、中小學老師、對科學有興趣的人等等。我們希望這將是一場公民遊行。」遊行將在法國第一輪總統大選前夕舉行,時間點比其他國家更敏感。
英國無疑是唯一體現華盛頓遊行精神的國家,其正面態度使得這場遊行彷彿是場科學盛宴。倫敦遊行的共同組織者Marsha Nicholson解釋:「美國和英國的情況極為不同。在英國,新年度的預算有一大部分已經撥給科學研究,一般而言是支持科學的。但英國決定脫歐後,我們擔心研究員能否與其他國家進行合作。情勢將如何演變?會對研究能力帶來什麼樣的衝擊?科學是全球性的事業,需要的是合作。」這場遊行在英國造成一股風潮,她從未組織過如此規模的運動:「一開始就非常有組織,猶如一場展現團結的遊行。」

與大眾接觸
加強(有時是重建)科學與民眾之間的聯繫,這是全球組織者優先考慮的重點。Rush Holt指出:「人們可能對科學感到陌生。有些人可能覺得科學就是把觀點強加在一般人身上,人們出於本能拒絕科學。我相信『為科學遊行』讓我們有機會面對這些問題。科學研究不是為了科學家,而是為了社會。大眾有權利、也應該對『什麼是事實』提出疑問,不論主題為何。相對的,科學家有義務讓大眾理解事實。」在德國,Georg Scholl認為這個重要議題可以刺激科學社群重新創造溝通方法。「問題之一是,比起在《自然》期刊(Nature)發表的科學證據,一般大眾更容易在社交網絡上接觸到『被扭曲的資訊』。有鑑於此,我們必須反省傳播科學知識的方法。」
氣象學家Robert Young是積極鼓吹以不同方式推廣科學的科學家之一,並於2017年2月在一個爭議性十足的編輯委員會中表示:盡管「為科學遊行」的訴求對象是一般大眾,但這場運動可能會讓群眾感到疏離。他擔心民眾只會留下美國新任總統強力否定這場運動的印象,讓研究員、科學菁英與社會底層群眾的距離更為遙遠。Robert Young表示:「美國從來未如此被切割,人遭到被孤立,尤其是在網路與媒體的運作下。」他認為解決之道在於透過更在地的方法,並記憶猶新地指出,唐納.川普(Donald Trump)在這次總統大選中,「以他個人的方式打動這個國家大多數的人民,例如鄉村群眾。科學社群在某種程度上也應做同樣的事情。我們必須在人民生活的地方與他們接觸,並向他們表明我們都是相同的。」
Robert Young出身大眾階層,他的祖父在密西根州通用汽車公司的生產線工作,他太太的家人則在北卡羅來納州的紡織工廠工作。Robert Young相信數以千計有類似生命經驗的研究員,將會是宣傳科學的絕佳代言人.「但這並非一蹴可及,而且也不是透過CNN新聞網。」他認為還有更好的方法能與社群溝通,例如廣播電台。他經常在電台談論氣候變遷的議題。「有時候,聽眾會以我是氣候學專家為藉口來羞辱我,但是節目播出後,有時我會收到懷疑論者的私訊,向我提出一些科學問題。多數科學家在談論氣候變遷時,談的都是南北極的氣候狀況。我認為該以更貼近民眾生活的方式來討論。例如,針對北卡羅萊納州東半部,最好解釋未來十年,由於海水上升,使得鄰近海邊的低窪地區越來越難種植菸草,因為菸草田的水再也排不出去,這就是氣候變遷帶來的後果。我們可以說得更好。」Robert Young一改起初對華盛頓遊行的懷疑態度,現在一心期待要上街頭,而且「毫無疑問」會參加4月22日於維也納舉行的「為科學遊行」,因為那天他在當地有一場研討會。


資料來源: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期刊(CNRS le Journal),2017年4月10日
網址:https://lejournal.cnrs.fr/articles/pourquoi-les-scientifiques-appellent-les-citoyens-a-marcher-pour-la-science
TOP
Copyrightsc2003 Department of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nd Science Educ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科技部科教國合司 版權所有
隱私權宣告 ● 版權宣告  最佳瀏覽解析度1024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