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不支援script
科技部國際合作簡訊網
回首頁  意見信箱  English  科技部科教國合司  連結到科技部
  新聞剪影
  專題報導
  科技短訊
  科技政策
  科技新知
  學人及社團活動
  求才專欄
  合作機會
  科技臺灣
  歐盟科技報導
  相關網站
本月專題報導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文章轉寄文章轉寄  回上一頁
加拿大如何在未來數位化時代繼續維持領先地位
作者:駐加拿大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科技組 現職:駐加拿大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科技組
文章來源:Diplomat & International Canada, 2016年12月16日
發佈時間:2017.02.20
摘錄自Tom Jenkins 於2016年10月在渥太華舉行的第10屆Ivey-Thomas d'Aquino領導力講座(Ivey-Thomas d’Aquino Lecture on Leadership)中的演講。
加拿大將贏得數位競賽。雖然我們關注於我們的生產力及我們最大的公司保持競爭力的能力,但我們實際上在數位化方面做得很好。在過去幾年裡,加拿大的數位能力已得到了認可。
滑鐵盧-多倫多走廊(Waterloo-Toronto corridor)被列為北美洲第二大的ICT(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 資通訊技術)聚落,也是世界上創業公司的前十大地區之一。我們是取代矽谷(Silicon Valley) 最重要的地方。跨國公司已經認識到這一點。最近,總理Justin Trudeau歡迎Thomson Reuters回到多倫多,而早些時候,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思科(CISCO)、微軟(Microsoft)和谷歌(Google)都在滑鐵盧-多倫多走廊進行了重大投資。
我們正在與國內公司建立一個強大的生態系統。來自魁北克(Quebec)的CGI擁有超過60,000名IT專業人員,是世界上最大的公司之一,在每個國家展開數位解決方案。Open Text是滑鐵盧大學的新創公司之一,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軟體公司之一。Constellation、Enghouse、黑莓(Blackberry)、Descartes、Shopify、Hootsuite和Communitech,DMZ和MARS的育成中心(incubators)即將有上千家新創的公司。這是一項大成就。
我們的私營企業創造了數位能力。然而,我們的公營部門可能跟上的速度不夠快。在教育和醫療保健方面存在生產力的挑戰,這在私營企業已不存在。政府未來可能無法有效地管理並與社會保持聯繫。
加拿大贏了,但我們必須做更多。
數位改變了我們的生活,大都是為了更好。然而,長期來看,數位化可能會產生負面影響。
當社會中許多人不再為了價值而工作,會發生什麼?我們該如何實現包容性成長(inclusive growth)呢?有些數位觀察者質疑我們作為一個種族的存在,是否會因我們所創造的新種族的機器而被蒙蔽了。這是意義深遠的。
我們真的了解數位驅動加拿大社會和世界上其他社會的變化嗎?我們是否理解當千禧世代的大腦在生理上與其父母不同的影響?曾經花費數萬年的進化而形成的東西在一個世代中已經被修正。這在過去從未發生過的,而它是有影響的。舉例來說,我們的教育系統是為不同類型的人類大腦而組織的。讓我們從加拿大在經濟和社會面臨的主要公共政策議題來考慮這些影響。
我們先從經濟開始。這個世界正處於全球創新競賽中。今年在達沃斯(Davos)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中,下一代技術浪潮被認為是第四次工業革命。據估計,我們將在10年內從50億個連接用戶增長到1兆個連接設備,在5年內具有超越人類大腦的組合計算能力。數位可能帶來負面的經濟影響:有些行業會大量失業。如果你是卡車司機、計程車司機、Uber司機,甚至是銀行家、會計師或律師,這些工作可能會在未來10年全部被數位分析(digital analytics)淘汰。我們現在將許多工作進行自動化,在被機器取代的舊工作與由新科技所創造出的新工作之間相互消長。迄今為止,人類已經能夠利用這些生產力的改善,創造出更好的生活品質和生活標準。但是有些事情正在變化中。
連接(access)的減速
我們創造這些生產力改善並使社會獲益的能力已經減緩,而且在某些情況下會逆轉。為什麼?可能在接下來的第四次工業革命中,機器思考之快速超越我們跟上的能力,因此我們失去了保持影響力的競賽。這與上個世紀的福特T模型效應(Model-T Ford effect)相反。
如果你還記得,Henry Ford通過銷售一輛低成本的福特T模型汽車而創造了歷史,這是輛建造這輛車的工人可負擔得起的車子。這創造了一個良性循環,提升了美國中產階級的生活品質,而這種模式很快地到處重現。
目前數位化的形式的問題是我們取代失去的工作的速度不夠快。 我們還沒有組織,具規模和速度重新訓練我們的人員,而我們需要在我們還有時間時,更深入地思考。
我們的創造力是現今人類為社會整體生產力的貢獻的最後一個遺跡。我們不能僅僅是機器生產的商品和服務的消費者,當我們的現代社會的經濟支柱將永遠被破壞時,我們還必須營造一些或是Henry Ford最初創造的良性循環。這對世界各地的社會秩序具有深遠的影響。最近的選舉顯示整個社會的不安。我們的現代經濟學將需要重新思考財富的分配,以及在我們消費社會中工作的平衡和價值。
考慮我們的經濟和社會的另一個方面就是基礎設施。這通常意味著創造就業機會,建造更好且更安全的道路、鐵路、橋樑等。這是眾所周知的社會建設的方法,而在加拿大這是有一段偉大的歷史。但是,我們是否模擬了共享經濟和無人駕駛汽車的影響?這可能會導致我們對基礎設施的需求大幅減少,因為我們可能會採用目前的道路並將其增爲四倍,從而在我們試圖建設道路的同時為道路建設創造一個“休業日”。隨著我們使用更多Uber和Airbnb類型的服務,我們可能會發現我們的基礎設施需求會急劇減少。我們應該在我們未來十年花費1兆加元之前仔細思考。
事實上,最好的社會可能希望考慮我們在第四次工業革命將需要的虛擬基礎設施。例如,我們知道如果你有一臺3D列印機(一個創造物件而非文件的列印機)與網路連接,你不需要到處移動貨物,因為這將是隨著需求的(on demand),所以你也不需要有複雜的倉儲和運輸系統。我們也知道,我們可能有無人機可以有效地將你的產品送到你家門口,或者一輛自動駕駛卡車來運送產品。世界將會是個不同的世界。
讓我們思考一下這個新的數位世界將需要的基礎設施,瞻前而不要顧後。這其實很簡單。我們需要有大量頻寬的通訊。
想想基礎設施,但這次是數位的基礎設施。讓我舉個例子向你說明另一個國家如何處理這個議題。一個五兆位元組的通訊網路是你在電視上直播Netflix的影片所需要的。但是,關注生產力的國家投資更快的千兆位元(one-gigabyte)組級別的網路,因為企業需要能夠接收來自世界另一端的城市的3D列印文件,以保持競爭力,而這需要最新的電腦、軟體和3D列印機。
可連接性(Connectivity)就是一切。最近的消費者研究顯示,千禧世代將wi-fi列為與食物和住所一樣重要的排序。想像一下,千禧世代的大腦是不同的。
考慮數位對社會的影響。通訊是數位基礎設施的核心,如果我們只以消費者的角度來定義我們的需求,那麼我們作為生產者會加速消失。我們必須迎頭趕上,否則會被認為不具競爭性,從而與全球經濟脫節。當我們規劃時,我們需要想像未來的數位世界,但結論很簡單:低成本的高頻寬是任何未來社會的基本公共需求。我們必須認識到數位基礎設施是我們作為國家未來生產力的關鍵因素。
儘管在過去幾年數位化的快速發展和巨大影響,人們只能預見步調和影響將顯著增加,並且可能是以階梯函數(step function)而不是幾何級數(geometric progression)發生。這是由於從以往以基於人類的數據收集和分析轉為由機器生(FitBit、Apple Watch、物聯網)分析(機器人顧問robo adviser,高頻交易,數位醫生)收集。這種轉變已經在其他行業(例如自動焊工)發生。我們正朝向一兆台連接的機器。這是一個驚人的數字。世界將會永遠改變。
許多我們的領導者現在領導著第一代千禧世代或數位原生代(digital natives)。他們是與網路長大的孩子,類似於上一代與電視長大的方式。正如許多父母會告訴你,這些孩子似乎記不住任何事,而且似乎一次做太多的事情。你猜怎麼了?這些觀察是正確的,並得到對他們的大腦進行的研究的印證。在美國加州(California),研究人員一直在進行數位原生代大腦的電腦斷層掃描(CAT scan),他們發現與記憶相關的大腦區域在減少,而在大腦右半球與左半球之間的“網路”區域在擴大。所以並非是你想像出這些特質,它們是真實的,這是有數位原生代的大腦實際生理變化作爲依據的。
經過幾十萬年超過幾萬代的大腦發展,我們在一個世代就對大腦功能產生了巨大的影響。這種加速度是我們從來不曾見過的。這是深刻的,需要我們的注意。
是什麼在背後影響?好吧,這是機器的影響。智慧型手機只是個人的機器。數位原生代的大腦只是有效地將儲存功能交給機器,並專注於資訊的整合,而不只是儲存數據。這對我們如何訓練並帶領我們的下一代有巨大的影響。他們不像我們。如果我們強迫他們像我們一樣去記憶事物,他們很快就會離開,去做更適合自己能力的事。難怪千禧世代認為wi-fi是基本需求。
現在我們知道為什麼他們當中有許多人受教育會遇到困難,因為他們修的課程中是仰賴人類的記憶而沒有機器。教育系統是為我們這一代的大腦而開發的,而不是他們的。當數位原生代年老時,發現這個事實會多麼失望。他們並沒有什麼“問題”。他們只是不同於我們這代,而這個教育系統並未預期他們缺乏記憶能力。
有植入網路設備的人類
不幸的是,第一代數位原生代將只需要忍受這一點。他們是數位先鋒,並為之後的所有人確定基調。千禧世代必須推動教育系統的變革。當他們經歷他們職業生涯的階段,他們將再次面臨這些事。千禧世代是標桿的世代,他們是人類進化史上最重要的一代。可能與從非洲(Africa)走出來的第一批人類同級別。“可穿戴”網路設備將很快變小,到它們將可以植入人類的地步,他們的隱私概念、意識和社交媒體將以我們無法預測的方式發展。這將會在他們的人生中發生。
機器的創新也對治理產生影響。還記得電影終結者(Terminator)嗎? Cyberdine Systems機器變得有自我意識,然後為了保護自己而毀滅人類。聽起來很牽強嗎?想想五年前金融業發生了什麼。曾經出現”閃電崩盤(flash crash)”。發生那一天,當銀行電腦上的奈秒交易演算法(nanosecond trading algorithms)決定市場將歸零,它們便開始自動賣出。問題是機器可以比我們更快進行操作。奈秒交易可以在一秒鐘內進行10億次交易。我們人類如果能在一秒鐘內對一個複雜的情況作出反應是很幸運的。你想一個人進行10億次交易相當於花費32年。一組機器甚至可以在我們人類意識到之前就進行了32年的交易。我們必須對這項管理進行長期和深入的思考。
作出反應的時間不足
數位對我們社會的影響將比我們想像的更快。
創新的速度是具有欺騙性的。我們大多數人認為,成長和變化是以線性的方式在發生的。因此,過去五年發生的事情會與未來五年會發生的事情大約一樣,以此類推。事實上並非如此。研究顯示,創新的速度是呈幾何級數的。換句話說,並不是1、2、3、4,我們正在以指數方式增加,如2、4、8、16,以此類推。你懂得這概念的。在早期我們不會注意到變化,但是之後,並非以線性尺度邁入8時,我們現在是在幾何尺度的512。
我們人類在過去已經遭遇過這些挑戰。我們必須意識到,一台機器已經有一百萬個機會考慮事情,而我們只有一個機會。我們的公共政策必須從具體的管理規則轉向技術和時間不變的原則。
加拿大有什麼機會?儘管數位事項是艱鉅的,我們作為一個國家具有許多優勢,我們可以靈活的運用數位策略領導世界。我們必須將數位作為我們國家的焦點,就像我們重視青年或環境。我們必須創建一個聯邦政府的數位部門,並鼓勵各省做同樣的事情 - 一位在內閣中佔有一席的數位部長。例如,安大略省(Ontario)最近創設了首位數位部長Deb Mathews。
我們將在幾個領域獲益
我們的千禧世代越來越沮喪,將會有幫助他們應對的地方。一個專門的部門將吸引數位中最好和最聰明的,因為他們將看到明確的任務和能力作出改變。
當我們的公民和公司在應付我們政府過時的服務時,他們將轉向別處尋求幫助。這個部門將幫助制定以原則為基礎的新立法,使其不會因技術變革而過時。當然,創建另一個部門並不是萬靈丹。但我們有什麼選擇?如果我們不克服未來這些挑戰和改變,我們將留下什麼遺產?
加拿大目前為止在數位競賽中是取得領先的,但如果我們希望在數位世界保持影響力,我們必須繼續加快步伐。有一個數位部門可以幫助我們對即將到來的巨大變化做好準備。這將帶給加拿大真正的競爭優勢,面對即將到來的戲劇性變化。
Tom Jenkins是OpenText公司董事會主席,國家研究院(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理事會主席和滑鐵盧大學第10任董事會主席。
http://diplomatonline.com/mag/2016/12/how-canada-can-keep-leading-the-future-digitized-world/
TOP
Copyrightsc2003 Department of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nd Science Educ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科技部科教國合司 版權所有
隱私權宣告 ● 版權宣告  最佳瀏覽解析度1024x768